一个术乡

喜欢的CP很多
但最喜欢的只能是那么几个
谢谢你喜欢我的文章

【侯项】无名

前情提要

  就是项旗被侯无血从穿过来的时候就被他带着了

在这期间

我们的师尊就潜移默化的将项旗宝贝给那什么

然后项旗宝贝想要回育才,侯无血就生气了

把人爆吵了

(年上,养成)

本人挺好这口的,嘿嘿

那什么,侯无血有点疯批👀👀👀

私设有点多

设定在满五岁之前全都是无记忆状态

———————————————————————— 

 侯无血的主峰

  

  

  浓密的huanai之事在这个若大的宫殿内蔓延着


  若有若无的声响不紧不慢的回荡,而做出这些声响的是一个白发近乎可以说的上是妖艳的男人

  

  他向来不喜欢qing事,却因为怀里的青年而近乎疯魔

  

  怀里的青年生的俊朗,泛着红晕,赤裸裸的皮肤上带着星星点点的红

  

  他的眼角钩着,淡色的眸子里充斥着不属于他的情欲,乌黑的发与男人的白发交融

  

  在这样的情况下

  

  倒生出一股无端的燥热

  

  随着白发男子的又一个动作,黑发的青年终是受不住,他含着泪,声音不似平日那般有活力:“侯无血,我不要了,我受不住了,不要,好不好”

  

  他以为自己只要求个饶,自己就会像以前那样挨师尊一句轻飘飘的骂,就能逃过一劫

  

  可是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爱总是在清醒者的心头疯长,最后生出yun望的果子

  

  侯无血心不在焉的应着,低下的动作却不停

  

  他想

  

  爱欲果然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东西,怎能如此让人干渴,让人不止,让人着迷

  侯无血低着头,看着怀里已经沉迷于情事的人

  想


  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属于他一个人的


  孩子


  亦或是


  我的夫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不知道,活了上千年,月老那所谓的红线一次都没有向他袭来

  

  他也不屑

  

  这世间万物最让人痛苦的便是这可笑的

  

  他漫不经心的耍着剑花,一袭白衣将他衬的愈发孤高冷淡

  

  这天下的人哪一个没见过他笑的肆意的模样,但眼底里透露出的冷傲将他与这世间隔绝的彻彻底底

  

  修士惧怕他,百姓?无人向他来

  

  李二狗的确跟他开的起玩笑,打的了愚,可是呢,骨子还不是透露出几分惧怕。

  

  他笑,赤红的眼睛里满怀着不屑

  

  直到

  

  那一年炽热的炎夏中,那人抱着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孩的向他所在的主峰前来

  

  那是前任玉丹宗掌门,那会还没现在这么多烂摊子

  

  前任掌门尴尬的用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笑道:“额,那啥,流霜真人,帮个忙呗”

  

  侯无血坐在厅堂里的贵妃踏上,百无聊赖的玩着一个青瓷茶杯,那茶杯透的人手指修长更加有了一种威压感

  

  他没回头,支着脑袋,赤红的眸子没挪过来半分,他道:“如果你是要我帮你带这个孩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他话还没说完,掌门就抢了答“好好好,东西等会给你,这孩子我就放这儿了,你看着办啊,我先走了,还有点事,哈哈哈”

  

  几乎是一瞬

  

  怀中就多了几分重量,他低下头,赤红的眸子与一双透亮的眼睛对上了,他在这世间活了如此之久,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干净的眼睛

  

  厅外依旧炎热,可是不知不觉一些东西也变了颜色

   那掌门走的急,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小孩叫什么

  

  侯无血也不急,他传了符纸,不出一会,名字,出生年月等等便整整齐齐的摆在他的茶几上

   他泡了杯茶眸子里依稀闪露几分光

  

  良久

  

  厅内传来一缕笑“原来叫项旗啊,名字倒取的不错”

  

  而在另一座峰内,前任掌门有点泪汪汪他不就是晚交了点东西吗?怎么还被蛰了一下

  

  小孩有着不属于这个峰的吵闹,时不时就说了点语出惊人的话

  

  例如

  

  对于拥有了一个师弟,李二狗自然是高兴的

  

  他拿着一个狗尾巴草逗弄着小孩儿,说道:“来来来,师弟快叫师兄”

  

  小孩盯了他一会儿,然后便笑嘻嘻的大喊了一句老头


  李二狗“。。。。。。”好难过

  

  虽说是这么喊,但偶尔也会喊两句师兄应付应付一下

  

  侯无血则总是在这种时候低垂着眉眼带着一个实打实的笑,让他喊自己师尊

  

  男人身穿白衣, 妖艳的面容上带着一股笑,拿着佛尘,银白的发铺在背后,额间的红仿佛是他的一抹红尘

  

  项旗摇摇头,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表情严肃,他庄重的回答他“你长的这么年轻,肯定不是我们师尊,你是我们的大师兄吗?”

  

  而每每这时,侯无血也会微微嗤笑了一下揉揉他的头“不要老是以貌取人”

  

  李二狗“……………………”这还是我认识的师尊吗?

  

  但不得不承认,是自从师弟来了之后,师尊的笑都带了几分人情味,不那么吓人了。

  

  师弟真好啊!

  

  日子照样这么过着,却多了几分欢乐

  

  哪怕项旗还没想起前世的记忆,但上房揭瓦的肌肉动作一直存活在脑子里

  

  自项旗三岁时,他干的坏事便会用一段普普通通撒娇来解决

  

  包括但不限于将李二狗的丹换到了另一个地方,用自己搓的泥巴丹骗着他吃下去

  

  但最后总会被侯无血给拦着,让他换一种法子折腾他这位老了吧唧的师兄

  

  或者说

  

  实打实的上房揭瓦最后总会被训

  

  不过时间本就是一个无解的谜题

  

  项旗五岁时,正高高兴兴的吃着饭,突然,天光一闪脑袋瞬间明亮,恢复了之前的记忆,可谓是厉害中的厉害

  

  而与此同时

  

  侯无血握着手里的卷轴,轻笑了一声,微微颌首,对着面前的新任掌门道

  “从此以后,他就是我的弟子了”

  

  李二狗由于年岁已到,便下了分,当了一个真正的内阁之人

  

  临走前还对着项旗告了别,塞了数十枚高品质仙丹,至于怎么开出来的?这里就不做过多描述了

  总之很惨,就是了

  

  项旗脑袋正混着,一旁的佣人便端上了菜恭恭敬敬的撤出去了

  

  他一手夹着一块肉,一手端着碗

  

  不太聪明的脑袋此时终于开了点窍

  

  他那师兄一走,岂不是要留他一个和他的师尊?

  

  不要啊!

  

  虽然这几年的时光不至于让他疏远

  

  但起码给他点时间捋一捋思路啊,可能捋不清

  

  门外

  

  一袭白衣踏上前,手里还握着那个卷轴


  看到项旗手里的菜,他微微皱眉,罕见的带了一缕疑惑“项旗,怎么了不吃饭?是菜不合胃口了?”


—————————————————————

码完了

二不定期更新

不得不说这个圈是真的冷啊,悲剧😭😭😭

好了

下次见

拜拜 

这是二改了,家人们可能过不了审了过审好难😡😡

  

  

  

  

  

  

  




(找文)求求各位妈咪了😭😭

找一篇邬松ABO文

以邬童的视角写的,邬童有点黑

慢慢写的有点暗恋

好几个月前的了,我不记得了,大概内容也不记得了

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只记得这一点点,希望各位妈咪能帮帮苦命的孩子

谢谢各位了

谢谢


麻烦某人赶紧回应好不好!!!!

我本人没有微博号,都要去下一个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阿池-吃饭看置顶!! 

说实话

你道个歉,把态度摆出来,并退圈,删文

我还不至于如此心累。

但你现在老是装死,我就搞不懂你现在是个什么态度?

等风声过了,继续混,继续写你那垃圾泔水!

不是吧大爷,求你放过我们圈,好不好!!

如果还有不了解此事的人,赶紧去了解!!

真的,我们目前还不想把贴吧大哥们搞下水!

还不了解的人,可以直接点tag

现在有很多人都在那里发了真相,可以直接去看

拜托了,各位大家庭蒙克中的一员,真心喜欢这个圈的,真心喜爱角色的人!!🙏🙏🙏🙏

求各位大大,不要被池解带偏了

熹雁:

  借评 作品被删 池解突然开始删评拉黑为克莱恩维权的路人 并留下部分在路人看来可能很偏激的话语 微博上有朋友分析池解也许是想反咬我们“网暴”她 还没被拉黑的宝子带上模板去 我们主要目的是维权 不要留下可以供对方利用的把柄 想要维权模板的私信我。复制于@卡卡西能不能分我一口 我替这位大大统一发一下


  


  ⭕模板一:请池女士回应:①百万字同人文《隐秘之夜》与原作《诡秘之主》大量描写雷同调色盘;本人发表“乱改原著设定为什么不去写原创”却篡改原著主角克莱恩的角色经历到阿蒙身上 


②在蒙克群里鼓励看盗版与TXT 


③cp活动打错克莱恩英文名一次 反挂条上又打错一次;往指出打错名字的路人扣上大帽“对家解”;cp活动宣传图打着cp的tag结果阿蒙占了99.9% 


④发博嘲弄辱骂对家饭为“泔水” 说克右“拉瓜被攻妈退货”;把对cp活动不满的老师如疫响等人全部标为“不产粮的克粉”;污蔑为克莱恩发声的路人为🦐并将克莱恩与xz挂钩 请您正视这件事,不要因为个人行为而导致整个诡秘之主同人圈的覆灭!


  ⭕模板二:我们没有攻击蒙克cp本身,也没有抹黑蒙克的其他产粮老师,从始至终明确地针对着池女士「多次打错克莱恩名字」「作品大篇幅抄袭原著」「偷男主克莱恩高光剧情」等问题,请池女士敢作敢当,为自己犯过的错误负责!


  ⭕请池女士正面回应:1.克莱恩宣图名字被打错,本就背景板还被虚化模糊脸上嵌字,把指出路人说成对家和虾。 【 2.为打人更痛毫不在意将克关联土豆 】(这都不骂?!) 3.偷其他cp的粮,偷其他角色剧情和高光 4.打其他厨子(包括蒙克),已经有厨子被打跑 5.骂诡圈其他人吃的是泔水,嘴别的cp 6.产出大量复制粘贴中译中原作,满江红 合理维权 请给我们一个解释!


  我放在评论区,自取。


  还是要在说一遍,有那个大大愿意重新建一个蒙克cp超话,这样才好统一战力!!

再不出声就晚了呀,各位!!!

大家赶紧站起来呀!

如果继续保持沉默不发声,最后结果肯定不是我们大家想要去看见的。

不要去觉得好好吃粮这个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各位是有关系的!!!!

这个事儿闹得轻了

克莱恩会被圈外无数人看笑话。

一个起点文男主以这样的身份去出圈,去火,并不是我们想去看到的

我们并不能以这样妨碍我们吃粮这样的理由去

无视,去置之不理

这事闹大了,朋友们

家会没了的啊

到时候连粮都没得看啦,名位重视起来啊

(我知道,到时候肯定会有人说我们占tag,但这件事情很严肃,如果那个女人一日不删文退圈。我这篇说明就会一日摆在这里。如果老福特或者是有人举报,我依旧会发一篇,每日一篇,摆的就是个态度!!让那群刚进圈的吃粮人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

T:我很生气,谢谢

圈里的人,是不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地步吗?

打跑真心想要好好发粮的人然后在这儿这里捧别人的劣质泔水

该不会以后真的有人想看到一圈子的劣质粮吧

【all杜甫】为什么要磕这cp

是啊,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这个tag【圈子太冷的无奈】

为什么要磕这种邪门

饭都没几个

因为很喜欢杜哥

特别是他对于整个大唐盛世的欢喜

对于安史之乱的无奈

他对整个大唐情绪我都可以在诗里读个半懂

不只是想磕cp,只是想让杜哥过的好一点

有人喜欢他,有人爱他

可能会招那些人骂

但我就是想磕

哈哈【无奈】

只是想让他在别的时空里过得好一点

另外说明这个号是有两人掌管的



T:求好友/cp/室友,反正啥都来点

我的儿子是蛇院,女玩男号,什么也不行,就只是一个废物双排

如果看上我的话,就来加我么么么

ID名尤特勒

【鹰蛇】和刚认识没两天的人穿越了

这是一个人设章

这是和亲友聊天的脑洞

哈哈哈哈

所以如果名字和性格撞了其他太太的oc

请说出来

谢谢啊

我会改的

————————————

拉文克劳(未来—过去)

Amos.Dorsey

性格

聪慧,但大部分被其他人孤高自傲(有一点)

其实是

毒舌

有点不喜欢社交

脾气有一点不好,但大部分是好脾气的鹰

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会骂人的那种

阴点子极多

占有欲有点重

出生于望族,表面功夫很厉害‘还教了一些其他东西’

外貌

长发白蓝挑染

垂泪眼琥珀色眼睛

左边眼睛正下方有一颗红痣

最喜欢的课程

魔药

因为会让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控制感

最不喜欢的课程

天文课

不喜欢自己的命运被窥视,极度厌恶这种感觉

课程大多喜欢控分

所以很平均

但该高分时候还是会全力

对于决斗

不喜欢自己的衣服被弄脏和刮破所以保持很高超的技术

守护神

矛隼

以后会讲

关于吃食

身为望族出身,却意外的不挑

对于食物只要不过分黑暗都能入口

————————————————

斯莱特林

Until.Skech【游戏—未来(未来待了很多年)—过去】

性格

很喜欢吐槽但不会说出来

是一个温柔的孩子

所有的野心皆来源于想保护自己的一切

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因为是从现实穿到游戏,也就是说未来

对于自己的一切和以后该怎么做都有很大的定数

很倔强

外貌

白色头发

会戴眼镜,但是有时候会不带,并不常戴

纯黑色眼瞳

最喜欢的课程

魔咒课

喜欢那种有自己之手创造出来的感觉

最不喜欢的课程

保护神奇生物

过于麻烦,而且处理植物会感到很恶心

对于课程大概是能努力就努力

所以除了保护神奇生物

大多都是高分

对于绝斗

只会保持在一个平均的水准【因为是游戏穿到未来,所以不大使用黑魔法怕暴露被抓到阿兹卡班】

守护神

同样以后会讲

黄金蟒

关于吃食

未穿越之前是一名正儿八经的中国人

很喜欢吃辣菜和甜食

非常挑食,不吃蔬菜

————————

大概就是这样

作者打字非常慢,可能会好几天不更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一起讨论

因为个人原因,我分不清语气请大家理解

但我会尽量改正

这就是我家oc

让我们下一章见





无题【随便想的不要信:)】

可能有点格式不对

瞎写的

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

重复的事情说三遍

————————————

我去过大海三次


笫一次

你说你喜欢大海

我便跑过去

想要问他

你为什么喜欢大海


第二次

你说你不喜欢大海

我便跑过去

想要问他

你为什么不喜欢大海


笫三次

你说你不喜欢我

我便跑过去

想要去质问大海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可是

连大海都太过于知道

你压根

就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

一切

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